陕西都市快报
大秦网
西安咸阳铜川渭南宝鸡汉中安康商洛延安榆林
当前位置: 大秦都市网 - 潮人

山本耀司|敏感细腻的大师唱着一首笨拙哀伤的歌

时间:2017-02-05 01:40 作者:张璠  

文末视频为山本耀司演唱《心のそばの胃のあたり(贴着我的心,靠着我的胃)》,巨匠的声线伴你入睡,晚安,美梦。

山本耀司曾说:“我爱好略显愚笨,特别尽力的人。”这恰好是他本身的写照。他一直拒绝主流,走在曲折却美妙的小路上,所以他也经常为目前的年轻人觉得一丝悲痛。他在采访中说到,他们失去了个性,忘却了理想,丢掉了目的,还有豪情。他们似乎在放弃,放弃自己然后去和大大部分人坚持一致。”—— 李荟芸

无疑,山本耀司是那个尽力坚持个性的人——好比他除过做一个挺拔独行的反时髦设计师以外,在1991年风景最盛的时候,他作为歌手发行了自己的专辑。

山本耀司|敏感细腻的巨匠唱着一首愚笨忧伤的歌

果汁晓得山本耀司会唱歌的时候,第一反响是同名,缘由是实在不可思议,这样一名巨匠,居然会唱歌,和他摇滚的打扮不一样,他的歌是宁静忧伤的,正如他的性质——一个死心塌地的文艺男青年。

山本耀司的歌,好像他的设计,声线清洁,利落,没有锐意做作的花样,只是流利的,忧伤的,寥寂的,暖和的,孤单的,静谧又美妙。

山本耀司|敏感细腻的巨匠唱着一首愚笨忧伤的歌

韩寒新作电影《披荆斩棘》里改编了山本耀司的一首歌,那个不说诳言,惟独对妻子特别好的罗力唱着这首改编后的《切近我的心 靠着我的胃》:爱人啊,这是我唯独能给你的一方寰宇,爱人啊,你能够不需求爱惜。

“我没有什么物品,但我乐意把我有的都给你。” 这是君子物罗力的心声。

而山本耀司在这首歌里唱到:无所依附,好像少年普通。老去,好像少年普通。这是那个80年代闯进巴黎古装舞台的巨匠的心声。

彼时他经历了自己的设计被评论报道打上红叉,然后又重回巅峰,掌声鲜花吞没了他,山本耀司却觉得莫衷一是,在这样的怅惘茫然中,他选择回身发行了一张音乐专辑。

山本耀司|敏感细腻的巨匠唱着一首愚笨忧伤的歌

他自己说,他的音乐和古装没有关系,设计是一件需求分分秒秒都打起精神充满紧张感的事,而音乐是他的安息剂。但我却觉得,从他的歌里和设计里,你能看见他全部人生的头绪,流淌的明了的。

他的童年早已被我们背得倒背如流——幼时失去父亲,母亲独自一人将他养大,在歌舞町为女性客户定礼服装,而他就在一旁协助,见过了太多妖艳腐烂的面孔和际遇,成绩了他删繁就简的性情,也难怪他将那些不自己付账的女人称为娼妓,母亲的独自和歌舞町舞女的嘴脸构成强烈比较——这位文艺男青年,也许是位没被发现的女权主义者罢。

设计和音乐,可是都是魂魄的表达形状而已。他对服装和音乐的懂得,同源同根。

“只就设计来说,我的设计必定会让空气在身材和衣服之间奥妙地流动。也就是说,在我设计的服装中,有‘间’。就像字里行间的‘间’字。‘间’这类美,也许只有日本有。这是一种能够引认为傲的美学。”

山本耀司|敏感细腻的巨匠唱着一首愚笨忧伤的歌

他爱的音乐也是一样。完美是丑恶的,不合规才更讨他爱好。

“约略上,优良的音乐作品,都在节拍上时而有零点的延迟,时而又快出那么一点点,听起来似乎不合规矩。但这个也许就相似于我特别重视的‘间’。

我想这就是一个优良的古装设计师或许诗人或许歌者,应当具有的物品,敏感的抵触的固执的魂魄——是的,这才是他唱歌好听,服装传世的缘由,有这样魂魄的人,才配被称作“艺术家”。

《心のそばの胃のあたり》

目前,你乘着木排,自我面前逆流而下

你的木排上,我没有看到划桨

浮浮沉沉,沉沉浮浮,你孤身一人,逆流而下。

时光飞逝。

是啊,时光流过。

目前只能说到这里。

想说下去,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心中的一角,接近胸膛的地方

抹不去忧伤的缘由

也许缘由是那时的我正猖狂地寻觅什么

那时的你我在他人眼里还算年轻

我更爱好那时的自己

面临镜子中的自己笑笑

毛重有副男人的躯壳

假如只有身材一直健康

我想,那也难以忍耐

假如头发一直和婉潇洒

我想,我必定难以忍耐

无所依附,好像少年普通

有些寥寂,有些怪僻

年华老去,好像少年普通

有些哀怨,有些心动

贴着心,靠着胃的地方

丝丝苦楚,令我呜咽的缘由

也许缘由是我多少有些悔意

对被生活玷辱的周遭

对被我损害的人们

尽力经营自己的人生

是不是能够成为辩护的缘由

追随小气的理想而疲乏不堪的我

是不是成为他人的笑柄

我才意识到这些

而我已走到如此之远

无所依附,好像少年普通

有些寥寂,有些怪僻

年华老去,好像少年普通

有些哀怨,有些心动

这里是维欧

这里能够完成你的设计理想

相关内容

陕西都市热线